也想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


       我并非薄情,也非热情,就是觉得深情对自己太过遥远。曾经读过王小波写的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,里面那些他和爱人李银河的书信来往,写的正是那些真正美好纯真的爱情。但是,在王小波的文字中,经常也会有“胸口闷”的字眼。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王小波的作品,大多是因为他的话真挚、简单、直白,越是读它越觉得浓厚。

      一个人坐在公交车后排,跟着车在这冬日萧条的城市环绕,不知道它开往哪里,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仿佛这个世界都与你无关,遍地都是薄情。我从小到大都害怕死亡,我怕的不是它本身,而是在哪之前几秒钟的意识,当你知道你绝对是死定了,一旦这么想,往往是很累人的。这种感觉随着年龄愈发明显,小时候过的无忧无虑,就等到每天晚上的动画片快点到来。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你发现身边的人和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美好了,原来觉得是一家人的亲戚朋友为什从大人口中说起又那么刻薄。身边的一切从有认知开始渐渐变得冷血。我甚至怕自己也变成他们的模样,当我读到《活着》最后一段时,发麻的感觉瞬间从身体直冲头顶,一个人要拥有多大的心里承受能力才能亲手埋葬自己所有的亲人,四代人啊!而富贵一直活到最后,乐观大的讲述着自己的故事,那口气像是在说别人的事,那种淡然,它看透了自己的经历。

      我真的是一个极易被塑造的人格,这是我最不喜欢自己的一点。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我无法和同龄人一样处理身边的事,后来我一直警告自己不能被别人所干扰。虽然随着心理的成熟,自己的性格独立起来,还是不能避免曾经的缺点,而这种缺点似乎真在慢慢演化成一种负面情绪。通常会因为别人的态度让自己过得太累。
      至少有好几次,朋友告诫我别让自己太累,我始终还记得那句话“人活着就是为了自己高兴”,干嘛要把时间花在让自己不高兴的事上,我也这样对自己说。这样的情况不止出现过一两次,渐渐的我发现变得冷漠,只有和最好的朋友有交谈,不喜欢热闹,一个人很开心。以至于别人怎么对我,我亦怎么对别人。然后我开始害怕,我不怕这个世界对我薄情,而且怕对世界失去热情。

添加新评论

评论列表